宁雪天是如何推导出观星殿的

时间:2024-02-20 15:49:37    |    浏览:621    |   

摘要:易是日月二字,只是叠在一起写了,日月二字是横排,易是换个维度去纵叠。


我很早就开始学紫微了,但十年左右的时间,感觉就是走到了一条死路。

因为天生灵感很强,在没找到正确的理论之前,我的准确性也是很高的。

只是我清晰的意识到一点,某次某次断某件事时,神准时用的技术,是不可能被复现的,与其说是算准,不如说是我猜的特别准。

因为有的技术,从其结构上就注定了不可能次次准。

清醒的认识到这一点是个前提。如果只是为了人前显圣,那一开始就够用了。

那段时间我非常痛苦,我一度怀疑,紫微这个东西是不是就是骗人的。因为我穷尽了所有的理论体系,没一个是靠谱的。

我还是不想放弃,大量的精力和时间消耗进去,最终如果事实真相告诉你,这个东西是假的,不存在的,真的是会崩溃的。

现在所有的东西已经完全明朗,再回头看,确实是如此,那些理论只看其输入和输出的东西,就知道太不可靠了。

一是信息输入不足,虽然命盘排出来了,但只用一部份信息,这肯定是不负责任的做法。我们要得出一个尽量可靠的结果,就一定要避免信息的缺失,做生意的还知道利用信息差赚钱是不是,哪有主动回避掉有效信息的。

二是信息的输出是不足。输出的大部份是自己的推论过程,结果上是模棱两可的或者是非常的单薄片面的,或剑走偏锋,万一戳中一次的态度去弄出来的结论,全部是经不起验证的。

而且信息输出还经常会规避了去论命的初衷,回避了最重要,人们最关心的东西。只顾自己输出自己误以为自己强项的的东西,其实这些东西仔细一检查,都是一些模棱两可或者二选一或三选一的一个答案。说白了就基本上全是废话。

事实是这样,但乱七八糟的理论仍然有大量的信徒。

这时我也慢慢意识到有些东西,我和其他人是不同的,但我说不出是什么。

后来走投无路之下,又拿起了易经,读系辞时,忽然恍然大悟豁然开朗。

一些血脉里深处的东西开始觉醒了。作为一炎黄子孙,写进文化基因里的东西,虽然被埋没了千年,但仍然一直都在。

所谓百姓日用而不知。

易,是一套底层逻辑体系。

一套可以放在任何领域里,帮助你做出准确判断的底层逻辑。

近几年有些节奏,说中国人缺乏逻辑,其实不是这样,中国人基因里刻了物有本末,事有终始这八个字,怎么会没逻辑。

但这么说,确实能说中很多现象,因为易是多维精确的逻辑体系,而在宋朝后被歪曲了,变成了多维模糊,杨振宁说,是易的文化害了中国的科学发展,如果是指的多维模糊,那么,他说的是对的。宋以及之前我们有四大发明对不对,宋之后呢?

模糊了不精确了,就没科学态度了,没科学态度科技就无法突破性的发展了。

多维精确对人类来讲,是有些超前的。

其实《中庸》书里也感叹,中庸不可能也。

但是雪天不管。

当时,是从分类开始的。

在易里,分成八卦,八卦就是八类,放紫微里,就是分成十二宫,十二宫是把人事分成十二个方方面面。放星里,就是一百零八颗星。

这些都是一种分类方式。

一堆东西乱七八糟,想找一个东西就很麻烦。

分类分清楚了就很容易。

这很简单吧。

然后呢,八卦相荡,八卦相荡是什么意思。就是一个事情,帖两个标签。

比如说,鲸鱼,是水生哺乳动物。水生是一个标签,哺乳是一个标签。两个标签叠加在一起,归类要更精确一些。

这个就是八卦相荡。

这是直接对事物分类,那么,易,包含变易。变易是时间带来的变化。

这里注意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思维方式。

在时间上,也进行一个叠加。

这个东西就是我最早提出的宫位重叠,进一步精确意象。

父母宫表示文书,田宅宫表示房子,在原局,父母宫和田宅宫隔开了一个宫位,但在时间上,原局和大运,流年的父母和田宅宫是可能重叠在一起的,重叠的时候,就产生了房子文书的意象。这个本质上,和水生哺乳动物没什么不同。

就是这么最朴素的最底层的思维方式,但如果把维度展开,就产生了神奇的力量。

这个就是易。

易是日月二字,只是叠在一起写了,日月二字是横排,易是换个维度去纵叠。

后来就继续深入,规律一点点整理,慢慢就出来整个观星殿体系了,再到后来走的太远,已经超出了现世所被容许的界限,至少无论如何也不让广传了,出来一系列因缘,雪天不再教学了。

以上都是前言。

我主要想讲的是,从推导出观星殿体系,我收获了什么,最宝贵的东西,我还是想拿出来和大家说说。

一是自省。

为了避免灵感对验证技术的干扰,教学的时候,我很长时间都是压制住自己的灵感去看盘的,尽量避免干扰,才能判断出技术是不是真的可靠。

自己能用,还要问,别人能用吗?

现在不教了,也不刻意压制了,不刻意的去机械推理的话,看盘时思路也更加顺滑,大小事情起落节点尽收眼底,看东西也更加一目了然,有种畅快之感。

断盘时,经常问,我这样断真的没错吗?

因为自省,所以要再三反复的去检查步骤,尽可能的刁难自己,提出反问。

所以我一旦得出结论,就尽可能的要求自己经的起任何角度的质疑,你问的问题远没我自己问的刁钻。

我一开始说观星殿外无真斗数,当时是因为身宫用法,斗数的半壁江山居然被回避了,一时不平。再后来发现怎么他们居然连宫星基础都搞不明白,再后来我拿反复刁难自己的提问,试着去检验了一下其他的理论,那真的是经不起检验。

有时有些爱好者会问我问题,我有时也会回答了一下,但一看才知道,才发现他们所有的推导步骤,从宫星基础,到每一步的推论,居然没有一步是确定明晰的,不是从已知推出东西,再从推出的这个已知再去推出一个确定唯一的结论,而是模糊的理解和模糊的方法,最终不知道怎么这次得出这么一个答案然后万一准了呢就全国宣传。

我主要还是自省,不怎么爱去检查别人。

自省能保证东西经的起检验。

二是保证诚在首位

断盘容易受到情绪的干扰,抱着我希望是什么样的结果去看盘,很容易干扰到对结果的理智判断。

紫占则更为严重,如果带着情绪和欲望去看,那么直接相当干扰了输入的提问,结果也肯定会受到干扰。

这也是为什么我非常强调数学性,尽可能多的排除掉不必要的情绪干扰。

诚在首位,就是我的立场,我的欲望都先放一边,我看事情,都是以看清真相为最主要的。

这一点大多人是做不到的。

所以这里也需要用到自省,不然很容易不知不觉中被带偏。

不要固执,随时都抱着我可能错了的心态去看事情,把看清真相放在第一优先的位置,也就是诚在首位。

为什么要这么做呢?

因为你如果看不清真相,你一努力,可能方向反了,你纵身一跃,可能掉坑里了。

看不清真相,你所有做的,极大可能会事与愿违。

道家讲,外其身而其身存。

这种思维习惯,让我越来越容易保持冷静。

中国文化,现在仍然保持着整体性和关联性的思维习惯,但如果没有诚,没有步步为营的精密推导,就成了什么事情最后都是瞎扯皮了。多维精确里,只剩下多维,那么这个多维是有害的,没有意义的,还不如单维的精确。

诚字也可以理解为科学精神,也就是我讲的多维精确里的精确。

三是步步为营相互印证

一开始我知道的东西是非常少的。几乎没有任何可以借鉴的东西。

就自己凭空一点点去摸索,然后反复检验,自省后,得出的可靠的东西,就可以以此为据点,进一步向前摸索。

像打怪得到装备一样,变强了一点点。

这也是为什么,我会如此强调自省,因为万一你这一步是错的,那么你接下来走了一百步都白走了。

我得出的技术就不多说了。

收获最大的其实还是思维方式。

你越是学下去,就越能明白整体性和关联性是指的什么。

中西方文化的区别,学术界比较达成共识的一个说法主要是在中国的文化,在于看事物内在的整体性和关联性。

比如说我上一篇文里举过的例子,疾宫天同,命宫肯定是紫微。

我步步为营,不只是从已知这个点在直线上下一步推出一个结果。

更重要的是大多数人不具备的一个思维方式,我是从这个已知的点,在立体的空间上推导出别的未知的点。

用紫微的话讲,我疾宫天同,我不只是推导出人容易疲劳,身体湿气重这些,还能推出这个人喜欢端着架子,心气高。

这像是一个立体的数独游戏。

学到一定地步时,再去读紫微斗数全书,我就读懂了,有了全书的理论加持后,多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可供相互印证的节点,水平的推进一日千里。

四是看事情能看到重点

紫微盘里信息何其繁杂,如果不懂得看出信息的轻重,主次,那么断盘肯定就会很迷茫。

这个是在不断的实践中总结出来的经验,除了我反复讲的如何看重点,星格数格的技术外,在思维逻辑的层面,最关键的就是,知道找出反常的点在哪。

事出反常必有妖。

可以先把正常范围的信息暂时过滤掉,正常范围的信息,你要去推理,去推断,也是可以的,结论也是准确的,但就是这些结论可有可无。

从不正常的信息里,立刻引起重视,就能帮助你迅速的抓住重点。

信息和信息之间的权重,是不一样的。

只有能抓住重点,你才可以得出有效的思考。

换句话讲,你的思维体系里,是一定要具备主次轻重这个维度的。

看事情看到重点,除了直接找出重要的初始信息外,还有一个必须拥有的东西,就是你的推论的过程里,不同信息的相互印证相互影响的这个内在的联系里,这里面,也是存在主次轻重的。

观星殿传到哪里开始不被天地规则所容,就是在我进一步想要传授这个层面的东西。

这时我要传的,不是说教大家分出,哪些技术是更重要的,权重是更高的。

而是有些非常权重非常高的推导规则,从未有人说过的,古代也没人说过,至少没有留下任何文献。

信息和推导,能尽量保证你的信息完整,和推导技术的完整,再能分清其中各种的主次轻重的权重时,你推断出来的结果,信息也是非常完整详实,丰富立体,而且准确可靠的。

总的来讲,能一眼看到重点,就已经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。

我说的这些思维方式,就是易的思维方式。事出反常必有妖,就像是一片阴中的阳,一片阳中的阴,自然就看到这个是重点对不对?

这些都是自然的思维方式,而易学思维,就是把这些人的本能,确定出清晰的理论来指导我们主动去运用。你也可以称之这是一种顺其自然的方式。

如果你完全的遵循这些自然的本能,就能近道了。

五是知行合一

在脑海里反复的自省是重要的。

但是,更重要的是通过实践来检验。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。

这个也叫知行合一。

知行合一有两个意思。一个意思是,我说了我要诚,那么我就要做到诚。

其实说到诚,大家都能说。

做到了吗?没做到。

现在喜欢国学的人很多,但是人们总是忽视掉一点,这些东西是要做的,不是嘴上念念装模作样的。

可大多数人,终究都只是叶公。

如果没做到,那么整个儒家体系就全部崩塌了,人类文明也是从此时起迎来了黑暗的开始。

现在很多人说,我能用手机啊,能用电脑啊,但是除了工具的方便外,你的人生观,世界观,价值观全部都是严重扭曲的。为什么,因为丢了圣人的教化。

西方没受过圣人教化,他们本来不具备正确的三观,所以科技发展,也只是带来无穷无尽的灾难和痛苦。

人类本性是逐乐,想要逃避痛苦的,不是想要追求痛苦的。这就是因为脑子不够清醒,被欲望蒙蔽真相后导致的事与愿违。

而我们呢,我们在宋朝开始就把这个东西丢弃了。所以后来的人也迷茫,然后衰败引来反思,走向了另一个极端,认为西方的就一定比中国的好,中国的是落后的,错误的,要抛弃的。

其实不是这样,科技要求精确,要有科学精神,要有逻辑。但大学里讲的就是这个,诚明,物有本末,事有终始。这个其实就是广义的唯物主义,科学精神。

知行合一的第二个意思,就是理论要加上实践验证。

我说我随时认为我自己可能是错的,但不是说,我一直都认为我自己是错的。

我是有自己的理解和我能确定下来的东西的。

这些东西我是怎么确定的呢?就是实践的印证。

看盘本身就是一个不断验证的过程,所以可以通过不断的反馈去修正自己的思维方式,自己的技术体系。

而这个思维方式总结出来后呢,又可以拿出来,去印证整个世界,很多大的发展趋势,都可以从一件很小的事情中就预计出来,然后你可以等过几年看看你判断的对不对。

一次又一次的判断正确,你就知道了,你的这个思维方式是可靠的,从理论上讲是合理的,严密的,从实践里看是反复用都是准确的。

六从我自己的信息作的一个反推

我是被命运安排到社会边缘,然后性格使然,又在这个边缘地,再到了边缘。

上次回了趟家,我妈妈又说起我小时候屡次抢救的事情,小时候我也几次差点就走了。

这个其实也不是什么事情,只是身体不太好。

我很长一段时间,直觉上感觉都是在悬崖边上,和这个世界若即若离。

不过,我把推导出观星殿这点加上的话,按照我自己的思维方式,这是可以作为一个有效信息去思考的。

客观的讲,如果放眼看出来的芸芸众生是正常的话,那么观星殿就不是一个脑子正常的人能推导出来的。

不正常的事情值得重视。

推理加上自己的感觉,我大概是很被这个世界排斥的。

我妈妈说起我屡次的病灾时,感叹分万,我笑说,那是因为我不是这个世界来的。

方以类聚物以群分,这是气归不到一处的缘故。

也就是说,我所行走的方向,和众生的共业洪流的方向是相反的。

从一开始的年少意气,一声虽千万人而吾往矣,到现在中年肥胖,退出江湖花鸟鱼情,随着明白越来越多的东西,我也慢慢也更清楚的知道了,灵魂深处,一直隐隐约约感觉到的,和其他人区别在哪里。

天地玄黄,宇宙洪荒。

和我方向相反的洪流,将要奔涌向何处?


标签:中庸易经 转载请注明出处。